韩国VS朝鲜:拿什么给你,我的兄弟

19
05月

借“光复节”之机,李明博提出“三阶段统一论”;韩国对朝鲜水灾的援助显示了血浓于水的关系;韩国赞成统一的人数增多。

韩朝开始举行离散家属会面活动(组图)

资料图:一对离散兄弟在朝鲜一侧的金刚山地区会面。新华社/路透

朝鲜半岛的8月不平静。

新西兰中华新闻网消息  8月8日,一艘41吨级的韩国渔船“大胜号”被朝鲜扣留。11天后,朝鲜中央通讯社发布了简短消息,确认扣船。

8月15日,朝韩两国各自庆祝从日本铁蹄下解放出来的“光复节”,李明博总统以此为契机,自就任以来第一次提出了“三阶段统一论”,即把朝鲜半岛统一进程划分为和平共同体、经济共同体和民族共同体三阶段,并把“统一税”提上了议事日程。

8月16日,美韩8万多名官兵参加了“乙支自由卫士”联合军事演习,为的是向朝鲜“发出警告”。10天后军演结束时,朝鲜向“北方界线”附近连发了130枚海岸炮,均落在了北方一侧水域。 8月21日起,朝鲜中央通讯社对外发布了平安北道新义州地区发生重大洪涝灾害的消息,韩国民间迅速投入救援。韩国政府两次以大韩红十字会的名义宣布,拟向朝鲜提供高达100亿韩元的紧急援助。

8月28日,赴平壤出席纪念朝韩《6•15共同宣言》发表10周年庆典的韩国牧师韩相烈通过板门店回国,入境后即遭韩国警方拘捕。此举引发朝鲜强烈抗议。

8月30日晚,中朝两国媒体同时报道了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对中国进行非正式访问的消息。次日,韩国总统李明博对金正日访华给予积极评价。同一天,韩国又宣布9月5日起在黄海再次举行韩美联合军演。 “天安”号事件后,朝鲜半岛南北关系的变化充满着戏剧性,韩国对朝鲜的态度忽冷忽热,让人不禁要问,“天安”号这一页真的翻过去了吗?

统一税,一个敏感的话题李明博总统在8月15日光复节致辞时表示,“我们一定会实现国家的统一,为了迎接那一天的来临,现在是为征收统一税等现实性问题作准备的时候了”。有关“统一税”的问题再次成为热点话题。韩国对统一税的研究始于1991年,一直以来基本局限在学术领域。而由在职总统提出统一费用,在韩国还是首次。韩国提出征收统一税,主要是参照东西德统一后的“团结税”。据德国政府统计,自1991年两德统一之后的10年内,德国政府投入统一费用共计8354亿欧元,平均一年为928亿欧元。至少到2019年之前,仍必须保持投入。

李明博在韩国光复日讲话 提韩朝3阶段统一方案

朝鲜建议商讨朝韩离散家属中秋会面 韩国积极考虑

韩国红十字会愿向朝鲜提供赈灾物资

李明博15日在光化门广场举行的“光复65周年纪念仪式”上致词。(韩联社)

因此,李明博总统提议的统一税“相当于为以后投了保险”。所谓统一税大致包括三类:第一类是应急费用,是为应对统一过程中出现的混乱和危机之用,如粮食和医药用品。第二类是统一后开支,主要用于政治、军事、经济等相关法律规定的制定和实施。第三类是地区补贴,用于加强对统一后朝鲜半岛北部地区的投资,提高生产总值,缩小南北差距。韩美一些研究机构已经对南北统一费用进行了分析和统计。目前,韩朝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分别为20000美元和700美元,人口分别4800万和2400万。以此为基准,美国著名智库皮德逊研究所罗兰德博士推算,在南北统一的头10年内,大约需要6000亿美元。美国兰德公司研究员查尔斯•沃尔夫则称,如要拉平南北间居民收入差距,约需1.7万亿美元。美国斯坦福大学估算,朝鲜居民在30年之后才能达到韩国居民收入水平的80%,费用需要2万亿至5万亿美元。

韩国三星经济研究所则称以2005年为标准,需要545.8万亿韩元。更有韩国学者提出,在朝鲜半岛统一后的头20年里,韩国每年需要拿出GDP的7%~12%投入统一事业。实现朝鲜统一是朝韩双方的共同愿望,但统一的过程却极其复杂。由于很难预计未来以何种方式统一,因此也难以准确地统计出统一所需的总额。另外,统一费的计算是算到国家实现统一的那一刻,还是算到统一的“后遗症”完全消除之时?这些问题引起了韩国国内对统一税的争论。支持方称,为了减少国家统一带来的冲击,征收“统一税”在所难免。反对方则称,“统一税”会加重民众负担。也有专家指出,李明博总统提出的统一税问题,实际上暗含了“以韩国为主导的吸收统一的意味”,势必会引起朝鲜方面的强烈反弹;所谓的“防御税”也有可能被误解为强化与朝鲜的对立。对于民众的疑虑,韩国统一部称“将通过周密的内部讨论,制定具体的路线图;也会与有关机构、学界、专家以及国会等进行协商和交换意见,通过公开听证等方式寻求国民在此问题上的共识”。

李明博总统也进一步解释称,需要对国家统一做好心理上的准备,并非要立即向国民征收“统一税”。国家不能永久分裂,因此,国家的政策也要从“分裂管理”转换为“统一管理”。朝鲜方面对韩国提出的“统一税”进行了强烈的批驳。8月17日晚,朝鲜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发言人驳斥李明博的讲话是“反统一、与朝对决的妄言”,称“统一税”怀有极不可告人的动机,幻想着朝内部发生突变。此后,朝鲜劳动党机关报《劳动新闻》等主要媒体连续刊登有关评论员文章,谴责李明博提出的三阶段统一方案是“扼杀南北合作,全面否定南北合作宣言”。

此前,朝鲜方面一直反对韩国政府提及有关吸收统一的费用问题。早在2005年卢武铉总统时期,当时韩国计划预算处(部级)长官曾表示,在吸收统一的情况下实现统一,费用将相当巨大。当时,朝鲜方面立即谴责其言论是“将吸收统一作为既定事实,反映出了南朝鲜当局凶险的野心”。李明博就任韩国总统以后的对朝政策也一直被朝鲜批评为“吸收统一”。例如,这一届政府推出“无核、开放、3000”对朝关系三原则后,朝方斥之为“美国对朝敌视政策的翻版,为实现吸收统一而推行的反民族、反统一对决政策”。今年年初,针对韩国政府正在准备有关“紧急事态”应急方案的报道,朝鲜媒体批评韩国统一部是“脑子里充满吸收统一野心的反统一对决集团”,等等。

  4月15日,工作人员在韩国白翎岛海域打捞沉没的“天安号”号警戒舰的舰尾部分。当地时间15日下午1时14分(北京时间12时14分),由韩国军方和民间组成的打捞工作组利用大型起重机将“天安”号警戒舰舰尾打捞出水后,成功放置在驳船上,接下来将正式开展失踪者搜寻工作。新华社/法新

朝鲜如此反感“吸收统一”,自身的应对方案又是什么呢?那就是朝鲜已故最高领导人金日成主席提出的“高丽联邦制”。高丽联邦统一方案的原则是以自主、和平、民族大团结为原则,在南北互相接受对方存在的事实与容纳对方思想和制度的基础上,相互拥有同等的权限与义务,实施地方自治。

灾情与人情受“天安”号事件和此后韩美大规模联合军演的影响,南北关系降至冰点,甚至闹到剑拔弩张,但一场突出其来的水灾却为融冰提供了契机。有观察人士认为,韩国方面对朝鲜水灾的援助行动很可能成为缓解南北紧张关系的重要动力。 8月21日起,中朝界河鸭绿江江水暴涨。朝鲜一侧的边境城市新义州变成了一片泽国,很多居民楼被淹得只剩楼顶在水面。22日凌晨,朝鲜中央通讯社主动向外界公布了灾情,并称金正日体恤民情,特派朝鲜军队的飞机和船只深入灾区,将5150余名灾民转移到安全的地点。

虽然朝鲜没有向外界求助,但灾区和灾民亟待援助却是现实。26日,韩国政府派专人通过开城工业园区管理委员会向朝方捎话,表示愿意以大韩红十字会的名义向朝鲜水灾地区提供援助。朝方未作反应。31日,韩方通过同样的路径再次向朝方提议,并列出了详细的援助清单。其中,就有向新义州和开城地区提供包括应急粮食、生活用品、医疗药品等在内的100亿韩元、约合840万美元的紧急救援物资。不过,也有分析人士认为,韩方怀着“善意”,积极投入对朝援助,不仅是迫于韩国民众和舆论的压力,还有国际和国内双重因素的影响。国际因素,主要是指11月将在首尔召开的20国领导人峰会。李明博上任之后,改变了此前长达10年的对朝缓和政策,南北关系一路走低,在经济合作问题上也磕磕绊绊,纠纷不断。

“天安”号事件一出,朝鲜半岛形势更是急转直下,朝韩关系雪上加霜。作为东道国,韩国至少要向外界显示对韩朝关系仍具有一定的管理能力,不能任其继续恶化下去。否则,韩国的国际形象会更加失分。国内因素,是韩国面临着库存粮食过多、国内粮价滑落的问题。截至2009年底,库积总量已达到100万吨。为减少库存,稳定国内市场粮价,韩国在野党、很多国会议员和粮农等不断向政府施压,要求双管齐下,同时救助国内农民和朝鲜灾民,并称如不能对朝实行无偿援助,也可通过贷款或与朝鲜交换资源等方式进行.

尽管韩国的官方立场上仍有点“犹抱琵琶半遮面”,韩国地方自治体和民间团体却早已进入实际行动阶段。 8月17日,韩国通过陆路向朝方运送了两车价值4亿韩元的防治疟疾的药品。8月27日,来自韩国天主教、基督教、天道教、佛教和圆佛教五大教派的宗教人士用13辆25吨卡车,将价值2.5亿韩元的300吨面粉送到了朝鲜。

8月31日,韩国京畿道与一些民间非政府组织签订协议,拟向受灾的朝鲜平安北道地区5岁以下婴幼儿提供六个月的营养食品和奶粉等。把援助对象设定为婴幼儿的理由来自于联合国粮农组织的调查报告。该报告称,朝鲜37%的儿童处于慢性营养不足和发育不良的状态。仁川市正在招募有经验的对朝援助团体,拟通过这些团体向朝鲜婴幼儿及孕产妇提供总价值达8亿韩元的食品、生活用品和药品等。

韩国的对朝政策走向何方?今年,朝韩关系中有很多“逢十大庆”。 30年前,朝鲜领导人金日成主席在劳动党第六次大会上明确提出了高丽联邦共和国的主张。20年前,在时任总统卢泰愚主导下,韩国出台了《南北交流合作法》。此后,南北关系一次次遭逢“命悬一线”却不中断的原因,正是托了这一基本法的福。10年前,韩国总统金大中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实现了分裂后的首次南北首脑会晤,并共同发表了《6•25共同宣言》。应该说,近十几年来南北合作发展取得了不少成绩。

1994年11月,朝韩贸易以加工贸易的方式起步,逐渐走向了活跃。1998年金大中总统积极推行“阳光政策”,硕果累累。此后,卢武铉总统继承了对朝包容政策,于2005年全面启动了开城工业园区建设。韩国统一部的数据显示,南北方贸易额于2005年首次突破10亿美元,2006年达到13.5亿美元,2007年为17.9亿美元,2008年更是达到了18.2亿美元。

在人员交往方面,自1989年1月韩国现代集团名誉会长郑周泳访朝之后,韩国访朝人数达到了80万,其中尚不包括赴金刚山、开城旅游者。1998年,金刚山旅游开始以来,2007年游客数突破了34万,累计人数已达到了193万。最近,韩国在对朝政策上也出台了一些新举措。

8月30日,韩国统一部提出,把原本由韩国贸易部管辖的南北贸易管理业务交由民间管理。减少政府管制,增加对民间力量的支持,韩国政府希望为南北交流增添一些灵活性。

近期,韩国首尔国立大学对来自16个道或市的19岁以上的韩国人进行了抽样调查。在“要不要统一”这个问题上,59%的人赞成统一,高于前两年的数据。在“可不可能统一”的问题上,20.6%的人选择了悲观的答案,也高于前两年。在“为什么要统一”的问题上,57.9%的人表示是因为同一民族。在“为实际统一,最需要解决的紧迫问题是什么”问题上,缓和军事紧张、改善朝方人权状况、朝鲜的改革和开放、解决离散家属和韩国“国军俘虏”等问题名列前四位。在南北经济合作问题上,大部分人认为金刚山旅游项目和开城工业园区项目有助于统一。

综合调查结果可以发现,韩国民众对统一的期待感上升,同时在对朝政策上则更倾向于现实主义的态度。最关键的一点是,民族认同感仍是最重要的民意基础。自去年年底开始,外界一直在谈论继金大中、卢武铉之后,李明博与金正日实现历史性会晤的可能性。

无论是当时还是从目前的形势看来,希望都很渺茫。继前两个月三次大规模军演后,韩美在黄海上新一轮的联合反潜演习又在举行。比起其前几任总统在南北关系上的建树来说,保守色彩鲜明的现任总统李明博至今未交上令人印象深刻的答卷。(来源:《世界知识》 王木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