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裔老人靠卖赌场免费券为生 通勤巴士被挤爆

19
05月

  中新网4月1日电 据美国侨报网编译报道,每天,都会有数百名纽约亚裔居民乘坐通勤巴士来到金沙伯利恒赌场(Sands Bethlehem casino)。有人不为赌博而来,而是为了卖掉赌场提供的45美元免费券维持生活;也有人为了赌博,精打细算获得免费券。大批亚裔顾客改变着伯利恒市(Bethlehem)。

  据“晨钟网”(The Morning Call)30日报道,当伯利恒市金沙赌场老虎机哗啦哗啦的声音响彻酒店美食街时,居住在纽约法拉盛的华裔居民翠玉丽(Yuli Cui,音译)正在赌场里看华文报纸。

  华裔老人靠卖赌场免费券为生

  现年50岁的崔女士和朋友们坐在赌场美食街的餐桌旁,从装饭盒的背包里拿出一个橘子。3年来,她已经往返赌场和纽约几百次。有时候,她会在伯利恒市南部的步行街逛逛,有时候去里海大学(Lehigh University)的书店看看书,有时她只是在金沙赌场的门口逛逛商店橱窗。她就这样打发着在赌场5个小时的时间,等待通勤巴士把她送回纽约。

  不过,崔女士唯一杜绝的事情就是赌博。她和丈夫从纽约坐100英里的巴士来到金沙赌场就是为了卖掉价值45美元的免费券,这些免费券是赌场发放的。对他们说,坐赌场巴士卖免费券是他们的工作,也是唯一可以找到的工作。

  崔女士说:“卖免费券每月可以赚1200美元。我在法拉盛找不到工作,这是我们唯一的收入。我们每天都来赌场。”

  崔女士只是数千名乘坐通勤巴士来到赌场的居民之一。每天,超过50辆通勤巴士从亚裔聚集的纽约法拉盛、华埠和布鲁克林社区开往赌场,车票为15美元。赌场为了吸引这些社区的潜在客户,会发放价值45美元的免费券。这就造就了赌场的“地下交易”。

  很多参与“地下交易”的人都是低收入者或流浪汉,这不失为一种维持生计的手段。另一方面,少数赌客会从类似崔女士这样的人那里买免费券,有时候一天买十几张免费券。崔女士出售的免费券通常比面值低5美元。对这些赌徒来说,这样可以减少赔付,他们也希望可以通过赌博“满载而归”。

  通勤巴士被挤爆 赌徒连轴转

  赌场提供的通勤巴士每周7天从纽约运送顾客。纽约主街(Main Street)上的飞达西饼(Fay Da Bakery)白天是宽敞明亮的点心店,晚上就成了金沙赌场的巴士站点。这里没有售票处,不提供网络售票,只有一名叫鲍比(Bobby)的售票员在巴士门口卖票。

  鲍比很忙碌,所有订票事宜都是靠电话,他的电话铃声就没停过。空闲的时候,等待坐车的居民就将他围得水泄不通。他用普通话告诉想要买票的人,巴士已经满了。不过,这些人并不想放弃,他们希望有些买票的人误车或退票。

  拥挤的巴士对华裔福建籍移民金东碧(Dongbi Jin,音译)并不是大问题。每天早上8时15分,这位60岁的华裔老人带上45美元的赌场免费券,搭上最早一班前往赌场。金先生从来不会卖掉自己的免费券,他都是用来自己玩。下午时分,他会搭5时15时的巴士回纽约。

  下了巴士,他会抓紧时间吃晚饭,随后匆匆忙忙地赶下午7时的巴士返回金沙赌场。晚间,他会再玩45美元的赌场免费券,搭乘凌晨4点的巴士回纽约。

  “我挺喜欢赌博,也许太过喜欢了。”他说。第二天早上8点,金东碧开始重复的循环。

  赌场的主流客户:亚裔居民

  在伯利恒市,亚裔人口只占总人口的2.9%,然而赌场顾客中亚裔却占大约50%。大多亚裔顾客都是乘坐巴士来赌博的。

  毫不夸张地说,当地居民每天都可以感觉到城市的改变,但凡事都有正反面。亚裔成为赌场大客户的同时,对亚裔的批评也不少。在社交网上,常常有人抱怨亚裔坐通勤巴士打呼,随便在野餐桌上睡觉,甚至有人脱了鞋,随便铺上报纸或硬纸卡就席地而坐。

  伯利恒市居民米歇尔・莱德(MicheleRyder)说,金沙赌场有社会义务和这些乘坐巴士的赌客交涉,解决问题。莱德特别注意那些闲逛的顾客,她经常看见这些顾客乱扔报纸、剩饭和瓶瓶罐罐。

  不过,伯利恒市警方则表示,关于亚裔顾客的投诉电话很少,大多投诉电话的都是关于闲逛和乱扔垃圾的人。当地一些房主发现陌生人在自家的院子里采摘蔬菜,或躺在门廊的椅子上。警方表示,这些游客可能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闯进私人房产。(王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