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梦魇十年挥之不去 美华人心理重建路漫漫

19
05月

9・11梦魇十年挥之不去美华人心理重建路漫漫     纽约高云尼医院“世贸环境健康中心”心理治疗计划启动后,林苑婷(左一)到华人社区介绍该计划,希望华人善加利用政府资源。(高云尼医院提供)

  中新网9月10日电 据美国《侨报》报道,9・11是当代美国人最大和最脆弱的痛处,10年过去了,面对这场世纪悲剧,生活在离世贸最近的曼哈顿下东城地区的民众,他们心理健康恢复是否也像世贸中心一号楼自由塔一样即将以崭新的面貌重现在世人面前呢?

  为此,《侨报》记者走访了高云尼医院“世贸环境健康中心”专门为9・11时工作、生活在曼哈顿下东城的民众提供心理治疗的林苑婷医生。林苑婷,从2007年纽约市政府在高云尼医院启动9・11心理治疗项目以来,一直为下东城居民提供心理治疗。

  她表示,到目前为止,高云尼医院共接收2000多名进行心理辅导的病人,其中华人有500人左右。“生活在下东城,9・11后有心理创伤的华人一定比这个数字多,但一部分华人不重视或不愿正视心理问题,一部分华人担心身份问题不敢来就诊,造成华人病患的人数不太多。”林苑婷说。

  从这些年的医疗经历中林苑婷发现,虽然9・11过去10年了,但很多人还是没有从心理阴影中完全走出,可谓“心理重建路漫漫”。林苑婷分析,心理反应的滞后性、心灵重建的复杂性、社会没有提供完整的系统帮助这些病人重生是导致心理恢复不尽人意的主要原因。

  9・11后,人们最先反应出来的是生理方面的异常,几乎所有人的首先都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世贸粉尘、毒气吸入后出现呼吸系统疾病上,政府也投入的很多经费治疗人们的呼吸系统疾病。过了几年,就要像“痛定思痛”一样,心理问题才渐渐浮出水面。

  林苑婷说,许多人平静下来了,想过正常人生活了,却发现自己怎么一直睡得不好,或很难入睡,晚上常做梦,脾气暴躁,常常不自觉地哭,多疑,工作上跟同事常吵,对性生活也不感兴趣。“我回不到9・11之前的精神状态了,究竟发生了什么?”很多人这样问自己。心理问题终于凸显出来,2007年,市府把“世贸环境健康中心”从原来的全市一家,即设在表维医院,增加到两家,分别设在高云尼医院和皇后区艾姆赫斯特医院。

  “9・11心理治疗的起步很晚,在9・11后第六个年头,政府才为工作、生活在下东城,饱受9・11影响的民众提供心理治疗。”林苑婷表示。心灵重建的复杂性也导致人们无法完全走出9・11的伤痛,林苑婷说。比如一名50岁左右的华裔病人,9・11之前开衣厂,收入不错,9・11后衣厂被迫关闭了。

  开始来治疗时,他说自己睡不好,一听到警车、救护车、飞机就睡不着,人多的地方不敢去,公共交通工具不敢坐。经过一段时间的心理辅导,瑜伽放松治疗,他的情况慢慢有所改善,可这时,妻子提出和他离婚,他再次受到打击,情绪再次跌到谷底。林苑婷表示,很多时候病人与家人、朋友间情绪相互影响,如果家人、亲友无法正确看待病人的情绪,心理重建反复的可能性就很大,导致恢复需要很长的时间。

  “我们每年想起9・11,都是快到9・11的时候;想到9・11,很多时候是想9・11时在世贸双塔中死去的人,在救援中牺牲的警察、救护人员,当然他们值得我们永远追忆。可又有多少人想到还有很多生存着但继续受折磨的人?这是我进行9・11心理治疗这么多年感受最深的一点。”林苑婷说。很多病人9・11后再也无法找到工作,造成他们生活无法恢复原样。

  有个病人直接对林苑婷说:“我每周都来看医生,跟你倒了心里的垃圾后,我是暂时轻松了一些,可回到家,我还得面对我的工作在哪里?我要交房租,钱在哪里?”林苑婷认为,除了心理治疗,社会需要一个完整的系统帮助这些人重建自信,提供他们工作的机会,让他们重新站起来,但是非常遗憾,10年了,不但这个系统没有建立起来,更雪上加霜的是,金融危机的爆发,让更多的人失去了工作。“面对如此高的失业率,社区无法为他们提供有力的帮助,可以说,他们是被忽视的一群。”林苑婷表示。(李�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