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裔海军陆战队员前线自杀 父称或遭种族欺凌

19
05月

美华裔海军陆战队员前线自杀父称或遭种族欺凌

  中新网9月22日电 据美国《星岛日报》报道,华裔海军陆战队员廖梓源(Harry Lew)自杀前11天被调到前线基地服役,第一天就参加了敌人袭击基地的武装交火,第一晚就被发现站岗睡觉。廖父感到儿子很可能因其亚裔身份在军中遭到欺负。

  华裔海军陆战队员廖梓源自杀死亡一案,经《时代》杂志(Time)报道后继续升温。而根据海军陆战队向媒体公布的有关廖自杀案调查报告中,多处有关廖梓源自杀前后描述不尽相同。

  4月11日完成的一份有关廖自杀前后8天的调查报告称,3月22日廖梓源作为Rifleman枪手,正式加入阿富汗Helmand省偏远的巡逻基地Gowraji的小队(Squad),前两天的20日和21日晚间该基地曾遭遇敌人夜击,当时廖已经在军中。

  而依据廖梓源自杀当日(4月3日)和4月17日对多名证人录口供的初步报告,有不同的证人表示廖23日才抵达和加入该基地小队,第一天就参加了敌人袭击基地的武装交火,第一晚就被发现站岗睡觉。

  从第一晚值班开始到自杀死前,廖氏4度被发现站岗睡觉。4月2日晚11点廖梓源第4次被发现睡着,遭同袍虐打“纠正”近多个小时后,在4月3日零晨3时40分自杀,死前在自已的左前臂上用笔写上最后遗言“我的母亲应该知道真相”。

  该报告以及9月8日和9日两天在夏威夷基地就廖案举行的、形同民事大陪审团的“第32章”聆讯时,海军陆战成员的证词都指出,长官在安排廖梓源值班排班时,已尽力保证他的休息时间,而且加派另外一名士兵与他一起站岗,来相互提醒避免睡着,但仍然不能阻止廖氏站岗睡着。

  曾出席旁听“第32章”聆讯的廖梓源的父亲廖厚达则表示,儿子被安排与一名海军菲律宾华裔一起站岗,该队中两人经常被要求做其它同袍不愿意做的差事。他感到儿子很可能因其亚裔身份在军中遭到欺负。(任薇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