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经济学”利多出尽日本经济预期下调

19
05月

日本百货店协会17日发布的数据显示,3月日本全国的百货商店销售额同比增长25.4%,创下自1989年日本首次引入消费税,即25年以来的最高增长纪录。

然而,当4月1日日本国内的消费税从5%上调至8%后,这一波提前释放的“消费狂欢”也戛然落幕。随着日本政府17日在安倍上台一年半后首次全面下调经济预期,意味着“安倍经济学”的最后一个“利多”已出尽。

全面下调经济预期

日本内阁府17日下午发表4月的月度经济报告,调低对日本经济未来的预期,这是自安倍2013年正式上台以来的首次。

该报告认为,日本经济继续处于缓慢的复苏基调中,但是,因消费税税率上涨而出现的短期消费需求已随着消费税的正式上调而结束。受此影响,日本经济在现阶段出现了小幅波动。

报告认为,短期之内,消费增税的负面影响仍将持续,但会逐步减弱,并在各种相关刺激政策的影响下缓慢恢复,然而,海外的经济情势依然是造成日本经济走弱的风险。

“安倍经济学”的“三支箭”,即金融政策、财政政策、经济结构改革三项内容,从2013年实施以来,给日本的经济数据带来了一系列的积极变化。例如,日经指数从安倍上台时的11000点左右,最高上涨至去年年末的16000点左右,而日元汇率也从1美元兑86日元的水平,贬至1美元兑102日元左右。

然而,日元走低并没有带来预想的结果,即日本对外出口的大幅增加。根据日本财务省的统计数据,2013年的日本贸易额虽然时隔三年再次增长,但贸易量却不增反降,而且由于日元贬值导致的原材料价格升高,日本更是创下了有统计纪录以来的最大规模的贸易赤字,赤字额高达11.47万亿日元。

为应对消费增税的打击,安倍政权从2013年底至2014年初,向以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经团联)为代表的资方团体施压,要求调涨员工的基础工资水平。

根据经团联16日公布的统计数据,日本大型企业今年的基础工资上涨幅度超过2.39%,为1999年以来首次涨幅超过2%。

然而,调涨工资也无法成为常态。日本商工会议所的会长三村明夫在17日的记者会上表示,如果政府每年都介入劳资谈判的话,那就有些反常了,应该让企业独自判断是否为员工加薪。

在没有更新的政策公布之前,日本民众对未来的预期开始趋于消极。日本内阁府17日下午发布的调查显示,3月日本的消费者态度指数为37.5,较2月下降了1个点,且环比连续第4个月下降。

消费者态度指数主要由“购买耐用消费品的时机判断”、“生活环境”、“就业环境”、“收入增加”四个项目构成,3月份的调查结果发现,这四个项目都较2月有不同程度的下降。

调查还显示,有89.7%的日本消费者认为未来物价将“上升”,比2月增加了0.4%。

为日美首脑会预热

从安倍最近的表态来看,他将目光瞄准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和日本的企业所得税税率上了。17日上午,安倍在东京参加某个论坛时发表演说,着重谈了未来的政策目标。

在谈到日美关于TPP的谈判问题时,安倍称将立足于大局,推动日美之间协议的达成。安倍表示:“虽然具体的(关税)数字也很重要,但我想立足于一个具有更大意义、更高的角度,来推动双方最终达到妥协。”

在10日结束的新一轮谈判中,日美双方依旧在牛肉等农产品的关税问题上存在较大的分歧。

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政府向美方提出将进口牛肉关税从现行的38.5%,减至5%~10%之间,但美国方面依然坚持牛肉应该接近零关税的立场。

据悉,美国总统奥巴马定于23~25日访问日本,24日将同安倍举行首脑会谈。目前,日美两国都在努力促使双方能在首脑会议之前就TPP问题达成协议。日本经济财政大臣甘利明目前仍在华盛顿,同美国贸易代表弗罗曼进行最后的磋商。

而在谈到日本企业税的问题时,安倍表达了对现有企业所得税率进行大幅下调的意愿。

“企业所得税率,是海外资金在考虑对日本进行直接投资时一个极为重要的因素,如果从这一观点来看的话,就必须进行改革。”安倍说。

然而,日本财务省以及自民党内部的税制调查会,对于安倍提出的税率调降幅度与执行时间表,仍然存在很大争议。

据日本财务省网站公布的内容,目前,日本的企业税税率为25.5%,但还需在此基础上征收地方法人特别税,以及从2012年开始征收的复兴特别法人税,以东京都为例,企业所得税的实际税率为35%左右,而新加坡的企业所得税率为17%,只有日本的一半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