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志成:货币 还是要有主权

19
05月

欧元集团24日发表声明说,欧元区财长经过电话会议讨论并评估希腊提交的改革计划清单后认为,这份清单内容全面且广泛,欧元集团同意对希腊的救助协议延长4个月。弥漫于全球金融市场的避险情绪得到缓解,欧元出现反弹。但国际市场多数分析评论仍然认为,欧元的麻烦只是暂时得到缓解,希腊脱欧问题仍然是欧元心头之患。

希腊“绑架”全球债权人

欧元已经成为问题货币,这一点并没有因为希腊承诺改革而得以彻底解决。货币是什么?它首先是国家主权的象征;然后才是跨时空计量各国劳动者劳动力价值的尺度――结算货币;最后才能成为全球市场最重要的投资标的――包括国际储备。货币必须有主权背景,但有些经济学家说货币可以没有主权,并且按照这一理论创建了欧元。

欧债危机以及希腊新政府上台,使没有主权色彩的欧元岌岌可危,起码证明了没有主权的货币太危险了。一个月来,为了应对希腊脱欧的可能性,欧元区各国为挽救欧元煞费苦心。最终,希腊得到贷款宽缓期,欧元似乎又一次获救。但我认为,这一次希腊没有脱欧,欧元才真的危险。欧元区各国对希腊妥协,深刻地反映了一点:欧元已经没有了主心骨,诸多欧元区国家都被希腊脱欧吓住了。

其实,当初主张创建欧元的人也深知,货币必须要有主权――一个强大的货币,任何被国际市场信赖的货币,都必须有强大的国家主权做支撑。全世界的商业往来之所以敢于用某个货币作结算工具,就因为每一笔国际商品或劳务交易背后有国家主权、国家信用在作担保。而欧元的创办者们之所以要创建欧元,只是要以欧元为垫脚石,通过统一货币,逐步在欧元区内统一财政制度、劳工制度,进而建立一个统一的大欧洲。

希腊与欧元区大国间的主要矛盾,就是货币统一的好处希腊绝对需要,比如高福利。希腊找到了大树,只知道乘凉不知道奉献,于是给欧元区其他国家出了一道难题:要么是永远养活希腊人,包括以希腊为榜样的其他国家;要么将希腊永远踢出欧元区。但是,谁能经得起希腊脱欧呢?希腊已经尾大不掉,因为它不仅绑架了欧元区各国,而且绑架了全世界所有债权人。

希腊没走欧元麻烦更大

希腊为什么没有脱欧?因为时机并不成熟。谁也不愿意承担毁灭欧元的历史责任,希腊恰恰是看准了这一点,它采取软硬兼施,撒泼耍赖的办法,用欧元完蛋的可能性绑架了欧元区各国,制服了绝大多数债权人。

希腊问题为什么牵连到全球市场每一个投资者的神经?因为希腊新政府在选举时的一言一行都极具恐吓性:要么容许希腊赖债,要么希腊立即脱欧。很显然,如果债务宽缓协议的谈判失败,希腊脱欧很可能是立马兑现的事情。对此现实,欧元区很多国家是做了充足准备的。

但这个事情恐怕不是欧洲人说了算,美国可能也不容许。

希腊政府在与欧盟“三驾马车”谈判中还反复说,它不会寻求俄罗斯的援助。为什么?其实这是一张很重要的牌,它是在暗示,如果希腊脱欧,很可能将倒向俄罗斯的怀抱。这不是恫吓吗?

美国的投资者能够容许希腊赖债吗?他们希望希腊只赖掉欧元区“三驾马车”的债。如果希腊脱欧,希腊要想活下去,除了以向中国出售资产为幌子外,更可能的是倒向美国――这个恫吓才是真实的,也是欧盟最怕的。因为希腊一旦投入美国和中国的怀抱,欧洲各国的贷款真的要打水漂了。

这一次希腊没有脱欧,但欧元的麻烦更大,因为一个好吃懒做的希腊,很可能将欧洲拖向倒退。希腊暂时留在了欧元区证明了一点,欧元区各国永远都不可能组合成一个统一的国家,欧元区也将以解体告终。

货币没有主权,有的就是无穷无尽的麻烦;欧元区暂时没有解体,仅仅是欧元区各国得以喘息。4个月的时间很短,还不要说期间还会有无数次的反反复复。关键是所有的债权人谁能抓住这短短的4个月,或是找到新的解决办法,或是赶紧收回可能成为烂账的贷款。 (作者为独立经济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