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新政府改革雄心遭质疑 改革剑指既得利益者

19
05月

改革方案被指细节模糊,能否换来援助延期还需看欧元区大国脸色

“还能不能相信希腊政府了?”这是未来4个月中希腊将面对的信任挑战:希腊是否可以获得更多救赎计划取决于其改革清单能否彻底得到执行。

在接近两周的谈判中,出尔反尔且准备不足的希腊消耗了本来就所剩无几的政治资源:在最后的博弈关头,虽然对“希腊退欧”有所顾忌,但欧元集团中,没有一个成员出来为希腊说话。

最终,希腊左翼激进联盟政府同欧元区各方达成妥协:希腊23日递交了改革方案清单,而欧元区批准对希腊的救赎援助计划延长4个月。不过,相较于欧盟委员会的谨慎乐观回应,欧央行(ECB)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24日都直接表达了对希腊改革方案的不满,指出希腊的改革方案缺乏细节。

在这份改革方案清单中,齐普拉斯领导的希腊政府的确拿出诚意,希望挑战希腊历届政府无法完成的改革,不仅将最大的改革方向压在了打击“逃税漏税”这一条上,还希望挑战希腊的既得利益群体,大幅度削减为人诟病的公务员系统的财政支出。

不过需要注意到的是,这份总长6页纸左右的改革方案清单,对即将实施的成本、收益或者经济影响都没有任何预计:换而言之,一个具体数字也没出现在希腊政府的这份改革清单上。

当下,这份希腊政府交给欧元区的改革方案尚需一些欧元区国家议会投票通过,其中在本周五即将举行投票的德国是重点。

改革剑指既得利益群体

根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看到的希腊政府改革方案,这份清单分为四大类别,即改革财政结构、维持财政稳定性、促进经济增长政策以及治理人道主义危机。

其中的重要改革包括:打击逃税漏税。这也是希腊此份改革方案的第一个提案。其中,新政府希望改革税务政策。比如,希腊新政府提出,希望提高希腊在收税和与逃税作斗争方面的能力,尽量提高使用一切电子设备和科技创新的可能性。同时,要扩大对于税务欺诈和逃税的定义,并消除税务豁免权。

最重要的是,要“建立一种新的税收文化,以确保社会各阶层,特别是小康阶层,在为促进公共政策的目标下公平地纳税。在此背景下,希腊要与欧洲和国际伙伴合作,协助希腊税务机关完善所得税纳税申报的真实性。

欧洲智库开放欧洲经济研究部门负责人卢帕尔(Ruparel)在对希腊改革清单的分析报告中指出,“激进左翼联盟政府在打击偷税漏税和腐败方面的承诺,是值得称道的,同时也是必要的。但这一承诺难以实现,特别是部分建议仍然太模糊。”

希腊财长瓦鲁法基斯24日再次强调,希腊改革的最大努力要放在打击逃税漏税上。与此同时,希腊前财政部长帕帕康斯坦提诺(GeorgePapaconstantinou)当日出庭受审。他被指控在在位期间,将他的3名亲戚的名字从偷税漏税者名单上抹去。

多年前,IMF总裁拉加德亲自向当时的希腊政府转交了一份包含数万个在瑞士银行拥有账户的希腊人清单,这张逃税人清单也被称为“拉加德清单。”然而,当时的希腊政府不仅没有对这份清单上的嫌疑人做出调查,反而在2013年将这份“拉加德清单”公布于媒体的希腊记者告上了法庭。

在如何实现财政支出平衡方面,希腊左翼激进联盟政府认为,他们今年的财政支出将在120亿~280亿欧元左右。为达到上述目标,希腊政府表示将严控各个领域的支出,并将启动对于所有部门支出的审计。“目前,非薪水和非养老金类的支出,仍然占整体公共支出的56%。”齐普拉斯说道。卢帕尔认为,希腊新政府爆出上述数字,解释了希腊公共支出“一个惊人的状态,特别在希腊已经实行了这么长时间的紧缩政策的情况下”。

此外,这份改革方案还希望从媒体到政府采购等各领域严打希腊商业寡头同政府之间的关系。在国有资产出售私有化问题方面,希腊新政府表示不会反对已经开始了的私有化进程,但是对于新的私有化进程要逐一进行审查。

德国内部分歧挑战欧元区决定

目前,ECB和IMF都对希腊这份改革方案持保留意见,认为这份改革方案只是“一个开端”。拉加德表示,在很多重要领域,这份改革方案都没有明确保证希腊政府有确保执行协议中改革条款的意愿。

在26日,德国国会将集体讨论是否应批准对希腊救赎计划的延期,而以目前的情形来看,德国保守党内有60人准备投反对票。

德国财长朔伊布勒24日在接受德国媒体采访时提出了三点:首先,批准这一清单的决定不是轻易做出的;其次呼吁德国国会支持对希腊救赎计划延长4个月;第三,希腊新政府能不能再相信?

其中,德国总理默克尔所在的保守党基民盟(CDU)中的强硬分子已经开始利用保守派的宣传阵地造势,称“没有有效条件就简单地对救赎计划延期,这是在把好钱往坏钱里扔”。巴伐利亚保守党政客班德斯(DavidBendels)则在媒体上呼吁德国国会否决对希腊救助计划的延期,称“这种行为是对德国纳税人的背叛”。

当下,尽管反对派态度强硬,但保守估计,默克尔所领导的联盟政府可以在504席的德国国会投票中获得多数。